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志愿者之家>>志愿者活动

从“龙”的故乡看“龙”的时代

2017-12-27 11:09  尹超(志愿者) 北京自然博物馆志愿者

中国是名副其实的“龙”的故乡,不仅因为那传承了几千年的龙文化,还因为在这美丽的华夏大地上埋藏着诸多的“龙”骨,它们就像穿越历史的音符,把我们带入那个已经迷失了许久的龙时代。

龙作为中华民族的图腾之一,已经有了几千年的历史,它来自想象却源于现实,展现出一种对其他生灵的统治力。当然,随着科技的发展,1822 年西方人第一次发现了真正存在过的“龙”,虽然在老外们的意识里,这些所谓的“龙”只不过是远古时期巨大而恐怖的蜥蜴,但是我们却将这稍具讽刺意味的英文单词 Dinosaur 和我们的民族图腾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将其译作“恐龙”。虽然,直到 1902 年才在华夏大地的东北边陲发现了恐龙的遗骸,但是今天我们已经发现了 240 多种恐龙,中国也一举超越美国成为拥有恐龙种数最多的国家。山东诸城、四川自贡、内蒙古二连浩特、云南禄丰、河南西峡、黑龙江嘉荫、广东河源、浙江天台、新疆鄯善等著名的恐龙化石产地更是蜚声国际。我国恐龙化石资源呈现“储量大,分布广,密度高,保存好”的特点。

不仅如此,还有许多其他的形形色色的“龙”,如鱼龙、翼龙、贵州龙、凌源潜龙等化石先后在我国出土。更为巧合的是,上述这些叫“龙”的远古生灵和已经家喻户晓的恐龙生活在同一个时代——这便是 “龙”的时代,在地质学上称为中生代,大约从距今 2.52 亿年前开始,6600 万年前结束。

▲ 山东诸城恐龙涧遗址。

为什么我国能成为“龙”的故乡?为什么这么多的“龙”选择了华夏大地作为自己的墓地?这是因为我国具备了三大有利条件:第一,在中生代时期,自然环境优越,有利于恐龙及其他爬行动物的生存;第二,发生了环境变动,造成大量生物死亡并被迅速掩埋;第三,化石形成后,保存条件好,后期很少被破坏。那就让我们翻开了尘封了 2 亿年的地球史书,去回到龙的时代。看看那时我国的国土上是怎样一番景象。

在中生代早期,也就是三叠纪时期,我国处于联合大陆的边缘地带,三面邻海,而且华北和华南大陆还未拼合在一起。气候条件要比很多其他地方优越得多。海中拥有丰富的鱼类和浮游生物,这就为鱼龙以及其他一些海生爬行动物的生存提供了优越的条件。像我国贵州关岭、兴义、云南罗平、湖北远安等地那时都处于浅海环境,是海中各种“蛟龙”的乐园。不过好景不长,随着印支构造运动的发展,这些地区褶皱抬升成陆地,那里的海洋生灵也就无声无息地被掩埋了。今天,我们通过那发黑的页岩和灰岩还可以了解到,当时海中出现过大面积缺氧的现象,这可能是最直接的环境杀手。

▲ 禄丰原地埋藏恐龙骨骼。

从侏罗纪开始,我国南北方拼合在一起,中国大陆的基本格局基本奠定。华夏大地便是恐龙的天下了。我国的恐龙不仅种类多而且数量庞大,有科学家根据恐龙化石的出土量和埋藏密度估计在恐龙统治的 1.6 亿多年时间里,生活在我国的恐龙数量可能不亚于今天的世界人口数。要养活这么多的恐龙必然要有大量的食物作保障。地质研究表明,那时大片热带雨林覆盖了中国大部分国土——大量出土的硅化木,植物茎叶化石以及丰富的煤炭资源足以证明这一点。有了大量的植物作为食物来源,自然会吸引大量的植食性恐龙在这里“安家乐业”,而这又为肉食性恐龙提供了丰富的食物资源。

虽然有大量的食物,但龙的时代也是个洪水泛滥的时代。洪水不仅能让成群迁徙的恐龙集体死亡,还能将散布在各地的恐龙尸骸堆积到一起。在我国云南禄丰、四川自贡、山东诸城等许多著名的恐龙化石点,我们都会看到恐龙骨骼散乱且密集地堆积到一起,并且地层中还保留了大水冲过的层理构造,足以证明了当时洪水的杀伤力。此外,龙时代还是火山活跃的时代。岩浆活动十分频繁。在今天的辽西,当时就有剧烈火山喷发。火山灰夹杂着泥石流会将整个湖泊掩埋,大量生物窒息死亡。著名的热河生物群就集体覆灭于火山灰中,而在这其中还有许多带羽毛的恐龙。

到了龙时代的后期,也就是白垩纪时期。气候发生了异常的变化,在此时期地层中发现的恐龙及恐龙蛋化石异常丰富。黑龙江嘉荫、内蒙古二连浩特、山东诸城、山东莱阳、河南西峡、广东南雄、甘肃刘家峡等地出土的恐龙化石均属于白垩纪。这也为世界研究恐龙的灭绝提供了丰富的材料。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在黑龙江嘉荫恐龙化石产地,科学家找到了我国首条陆相的白垩纪-古近纪界限,并且在界限上没有发现典型的富含铱元素的粘土层。这对国外学者提出的地外天体撞击导致恐龙灭绝的理论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 自贡恐龙博物馆展厅。

恐龙时代结束后,我国除了青藏高原区发生了巨大的地质变迁外,全国其他地区地质活动相对微弱,有利于化石的保存,才有了今天这么多的化石资源。我们才能够剥开厚重的岩石年轮去阅读发生在这里的关于“龙”的一件件传奇故事。

原文转载于 2014 年第 10 期《地球》杂志,“古生物化石专栏。

▲ 《地球》2014 年第 10 期封面。

注:尹超老师本职为北京地质博物馆工程师。他于 2014 年加入北京自然博物馆志愿者团队,担任多个展厅的讲解工作,并积极参与各种科普活动。

撰稿 | 尹超(志愿者)
图片提供 | 尹超(志愿者)
图片处理 | 何海滨(志愿者)
责任编辑 | 何海滨(志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