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志愿者之家>>志愿者活动

走进周口店遗址博物馆

2017-12-15 19:02  林晓燕(志愿者) 北京自然博物馆志愿者

北京自然博物馆志愿者与会员“古人类学探索与学习”主题活动系列

“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这是在北京自然博物馆基本陈列“人之由来”展厅的参观导语。随着科技的进步和科学考古的发展,古人类化石和遗迹的发现为“人之由来”的科学研究增添了越来越多的实物证明。北京房山周口店“北京人”的发现就是这样一个震惊世界的成就,周口店遗址也被誉为人类进化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2017 年岁末,在冬日的暖阳里,北京自然博物馆组织馆内志愿者和会员们前往周口店遗址博物馆参观,开启了北京自然博物馆志愿者与会员 2018年“古人类学探索与学习”主题系列活动的序幕。

大巴车上,志愿者与会员们在欢声笑语中展开了关于人类进化历史科普知识的分享与讨论。北京自然博物馆的李莉老师是这次出行的领队,她为大家介绍了周口店遗址考古发现的历史故事,并提出了不少问题给一同前往的小朋友们,作为参观前的必要功课,让小朋友们先建立一个认识方向,带着自己的思考和问题走进博物馆。

▲ 本次活动的领队李莉老师正在进行讲解。

志愿者陈晓娓老师随后也给大家带来了关于灵长类的起源到人类的演化线索的讲解。人类的演化从时间上分为五个阶段:地猿群(500-700 万年前)、南猿群(400 万年前)、能人群(250 万年前)、直立人(180 万年前)、智人群(20 万年前至今)。我们今天将要看到的则是古人类进化中的具有代表性的化石与遗迹——北京猿人(直立人),山顶洞人(晚期智人)。

▲ 志愿者陈晓娓老师正在进行讲解

董晓毅老师还为大家补充讲了一个“阿喀琉斯基猴”的小故事。李伟老师则是从现代人的头骨与猿猴类头骨的不同之处进行了比较讲解。在大家的讨论之中,远古人类的形象似乎也不那么神秘而遥远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便在讨论与学习中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 志愿者董晓毅老师(右)与志愿者李伟老师(左)正在进行讲解

当大巴车来到周口店遗址博物馆的正门,我们却发现离开馆的时间还早。大家站在场馆院外眺望,太行山脉峰峦起伏,华北平原广袤苍茫。在万年不变的阳光下,周口店地处的这座因大量化石的发现而得名的“龙骨山”早已是驰名中外。这里就是 50 多万年前的“北京人”,10-20 万年前的“新洞人”,3-1 万年前的“山顶洞人”生活的地方。博物馆青灰色的建筑形态酷似一块镶嵌于大地之中的“石器”,粗糙的建筑表面隐约透露出刚毅的锋刃,一如我们的远古人类祖先面对自然谋求生存的顽强精神。

▲ 周口店遗址博物馆。

周口店遗址 1987 年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而周口店遗址博物馆是于 2014 年 5 月世界博物馆日开放的新馆,是一座现代化的高科技博物馆。

进入展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序厅中屹立着的三件醒目的雕像。他们分别是背负猎物的“北京人”、手执狩猎工具的男性“山顶洞人”以及举着骨针缝制兽皮的女性“山顶洞人”。

讲解员告诉我们,“北京人”并不是中国人或者现在人类的祖先,他们是一支已经灭绝了的人种,而生活在距今 3-1 万年前的晚期智人“山顶洞人”才是我们的祖先。这其中又是有怎样的科学论证呢?为什么在周口店会发现不同的人种?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继承关系呢?在讲解员的带领下,我们开始了今天的周口店遗址“寻根”之旅。

▲ 周口店遗址博物馆序厅雕像。

最先打开周口店这座宝库大门的是瑞典的地质学家安特生,正是他在 1918 年发现的古人类牙齿化石,震撼了当时的世界科学界,从而唤醒了这里深埋地下沉睡了数十万年的人类历史。此后许多的中国学者走进了主持周口店发掘和研究的行列。丁文江、翁文灏、李捷、杨锺健、裴文中、贾兰坡……他们的名字永远镌刻在了这段中国古人类学的开创与研究历史的丰碑上。

▲ 周口店遗址博物馆第一展厅。

在第一展厅,我们看到了 1922 年 12 月 2 日裴文中发掘的第一颗“北京人”头盖骨复原模型,还有出现在教科书上的“北京人”头部复原雕像,以及大猩猩、“北京人”、现代人三者的头骨模型与对比图。一起布置展出的还有在周口店发掘出土的同一时期的多种动物化石。这些都反映了古人类生活时期的自然环境。

▲ 周口店遗址博物馆第一展厅。

▲ 周口店遗址博物馆第一展厅。

在互动展区的玻璃橱窗里,展示有几个种类的古人类站立模型,观众面对中间的显示屏,手掌与显示屏上的手掌对准,就可以进行一场与“北京人”比身高的游戏,屏幕中还会显示几种古人类的脑容量等数据。小朋友们在这里玩得不亦乐乎。

▲ 周口店遗址博物馆第一展厅。

第二展厅以复原“北京人“生活场景为主。一面展示了 500 件旧石器时期的石器墙让每个经过这里的观众都驻足观赏,叹为观止。

▲ 周口店遗址博物馆第二展厅。

第三展厅根据发掘的整体线索展示了世界上“最早穿鞋的人”以及山顶洞人复原后的形象与其生活场景。

▲ 周口店遗址博物馆第三展厅。

整个场馆的陈列以“周口店遗址的历史和价值“为主题,展现了周口店遗址的“发现、发掘、研究、保护和利用”的四个方面,并以此设计布置了四个基本陈列的展厅。

其中最让人感概的便是第四展厅中陈述的“北京人”头盖骨遗失的世纪之谜。历经一个世纪的找寻,这个谜团依然盘踞在人们心中,让人们为国宝的失落而纠心。不过,寻找“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进程从未间断,学者与工作人员们始终寄希望于这一珍贵的历史遗存仍然在世,并会在不久的将来重新与世人见面。

▲ 周口店遗址博物馆第四展厅。“北京人”遗失化石清单。

▲ 周口店遗址博物馆第四展厅。

周口店遗址的发掘和研究已经有了丰硕的科研成果,无论是在学术领域还是社会领域都享有崇高的声誉。特别是以“北京人”为代表的化石发现为我们科学地认识直立人演化阶段提供了重要的物证。而且龙骨山并不是一座全部发掘了的“宝山”,在国家保护性的发掘研究前提下,还有大量未知的“宝藏”蕴藏其中。

场馆内几个小时的参观却让我们游历了数百万年的光阴。在这里我们了解了周口店遗址的历史,也看到了人类进化研究更为明朗的未来。正如馆藏所示,人类所具有的寻找“自我”的永恒动力,将和这里蕴藏的宝藏一起不断续写“北京人”的奇迹。

2018 年是周口店遗址发现 100 周年,届时遗址公园也会重新开放,将会有更多激动人心的考古发现和科研成果展示。大家都希望能再次来到这里,共同见证我国几代科学工作者们发掘保护的瑰宝与奇迹。

▲ 北京自然博物馆志愿者与会员活动合影。

撰稿 | 林晓燕(志愿者)
摄影 | 林晓燕(志愿者),郭立新(志愿者),何海滨(志愿者)
图片处理 | 林晓燕(志愿者),何海滨(志愿者)
责任编辑 | 何海滨(志愿者)